富坚义博善良一点

球球富坚义博脑丝善良

我改了一个表情包

小小坦真滴可爱

“要吃糖吗?”


指绘练习作()指绘真的好难哇、

摸鱼,割大腿产粮法、

卡卓真可爱

芙盖次真可爱

《公主、巫师与恶魔的故事》

【其一】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饶的王国,这个国家平静祥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国王与王后一直没有孩子。

        王后每天都在城堡里的一颗桑树下祈求上天赐予他们一个孩子,但却没有一点效果。直到一天王后祈祷之时,一个黑影出现在桑树前,他告诉王后说:“你想要孩子吗?我可以给你一个。”王后看见那黑影吓了一跳,那黑影分明就是一个恶魔,她身体颤抖不敢说话,于是恶魔又说:“不需要任何代价。”

        王后迟疑了一下,但她明白恶魔虽然邪恶,但却是非常守信的,所以她点了一下头。随即,恶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没过多久,王后便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她也逐渐把遇见恶魔的事情当成了一个梦,忘记了。

 

        小公主天真可爱,她尤其憧憬童话故事里美好的爱情,常常缠着女仆小姐给她讲各国公主的爱情故事,她非常渴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遇到那个可以一见钟情的年轻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浪漫爱情。

     有时,她也会在房间里看见恶魔,但她当然不知道那是恶魔,她将其称之为“黑影先生”,她会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悄悄地向墙角唤着:“黑影先生,黑影先生?”接着黑影先生一定会出现,来到小公主的床边,弯下腰问:“什么事呢,小公主。”

    “你说,我会遇到我命中注定的王子殿下吗?”小公主问。

    “你会的,你会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的。”黑影先生回答。

    只不过,随着小公主的长大,黑影先生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每个孩子小时候总会有几个幻想中的朋友吧,所以公主也没有去过多的在意了。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公主十六岁生日。按照规定,在王储十六岁生日那天都要进行一场盛大的游行,公主也不例外。她穿上了最好看的衣服,坐上最豪华的马车,人生中第一次踏出了城堡的大门,来到了大街上。

     城市远比城堡里热闹的多,这里一切都是新奇的,公主拉起马车的帘子,把头往外探去。突然,她看见了在人群里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他目不转睛,热情万分地看着公主。她觉得自己的心脏猛跳起来,脸颊火烧般烫到耳根。她无数次看过的那一幕幕一见钟情的故事涌现在眼前——她知道她这是一见钟情了!她爱上了那个年轻人!

    公主回到了城堡,她恳求老国王与老王后为她寻找那个年轻人,宫廷的画师把她描述的年轻人的容貌画成百幅肖像,在全国各地寻找着年轻人。

    但怎么找也没有年轻人的踪迹。

     一个夜晚,公主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她担心着自己会就此错过她的爱情,于是她带上了一幅肖像与一些金币溜出了城堡,想着寻找到梦中情人时那幅浪漫的光景。

 

    矮人的部落、精灵的花园、火龙的巢穴、巨人的城堡……公主踏遍万水千山,金币快花完了,肖像也磨损到不能看了,二十年过去了,连青春年华都逝去了——公主还是没能找到那个年轻人。

    她失望了,绝望了,在一片海边,她看见了前面一个矗立在沙滩上的巫师,公主想:再问一个人吧,最后再问一个人吧,问完了就放弃吧。于是公主走去,她向巫师描述着那年轻人的模样,却不想巫师笼罩在帽檐阴影下的眼睛竟涌现了一丝惊讶,然后他举起了手,指向海边的那片峭壁:“他——二十年前就死去了,在那里化为了一座石雕。”

    公主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那里果然有一座石雕,她发疯般地跑过去,用目光描摹石雕的模样。


    “是你,是你!”


    公主失声痛哭了三天三夜,哭到发不出声,哭到眼泪流尽,最后也化为了一座石雕,陪伴着这她寻了二十年的爱人。

 

 

 

 

【其二】

 

 

    巫师原本不是巫师,他是一个立志想要成为魔法师的年轻人。他疯狂的迷恋魔法,每天在梦里描摹着自己用魔法飞天遁地好不潇洒。学习魔法需要大量的金钱,可他只是一个穷小子啊!他自学魔法数年,却怎么也学不好一星半点。不过不论什么困难都撂不倒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子,他依旧努力钻研,认真又刻苦。终于有一天,他的诚心与努力打动了恶魔,恶魔来到他的身边,告诉他:“我可以给你无边的法力与无尽的生命,但作为交换——你要给我你那颗可以爱人的心。”

     年轻人对儿女情长不感兴趣,他反而很高兴恶魔要的不是他的灵魂,于是他痛快地答应,亲手把自己的心交换给了恶魔。很快,这个没有才能的穷小子就成为了这个王国里最强大的巫师。

 

        但他失算了。在获得法力的同时,那不灭的生命如同一个诅咒、一个枷锁,狠狠地禁锢住了巫师。他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但他竟然一点也不会伤心——没有爱人的能力,何谈悲伤呢?于是他先是恐惧,然后便淡然了。

        直到有一天,他在街边突然看见了百年前给予了他法力的恶魔,他空荡荡的胸膛突然燃起一丝希望之火:他想要重新获得可以爱的心,他想要重新让他的生命变得有限。于是他往前去,却发现恶魔的身体渐渐透明、瓦解——

        然后消失了。

 

        巫师放弃了,绝望了。但他不得不接受这副身体,开始研究获得心的魔法。他在海边建起了一栋小木屋,往里面堆放了从古至今的魔法书,每天钻研在里头。

        二十年后,巫师走出了木屋,站在海边看着日落放松时,一个妇人突然碰了碰他的肩膀,询问一个年轻人的所踪。她描述的那年轻人的样貌十分凌乱,恐怕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谁了吧。可巫师竟然从她的嘴里听到了零碎的恶魔的特征。

        但恶魔早在二十年前就死去了。

 

        巫师没有爱过人,他看向这慌张着用尽全力描绘恶魔样貌的妇人的心,却发现那里面满满地塞着爱。他有些羡慕,他想要帮助妇人,但他无法复活恶魔,只好在附近的峭壁上制造了一个恶魔石雕的幻境,告诉妇人:“他——二十年前就死去了,在那里化作为了一座石雕。”

         妇人听后,发疯地跑向石雕。接着巫师便听了三天三夜的哭声,直到第四天,妇人自己也变成了石雕。永远地陪伴在幻境的身侧。

 

 

 

 

【其三】

 

 

       恶魔是一个很厉害的恶魔,他几乎尝试遍了世界上所有新奇有趣的事情,做过许多好事——当然,坏事占得更多。恶魔太厉害了,几乎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但有一点是遗憾——恶魔是没有心的。

        他从来没有爱过人。

        你说,爱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恶魔想,我真想试试看啊。

 

        于是他便找到了一个年轻人,给予了他法力与不灭的生命,作为交换,他拿走了年轻人的心。拿到了心的恶魔翻遍了各种文献去了解“爱”,但他却怎么也没有那种“心脏扑通扑通跳,脸颊火烧般烫到耳根”的感觉。

        恶魔怎么也遇不到真爱,这怎么办呢?他想,不如试试看专心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吧,于是恶魔便找到了一对没有孩子的国王王后,答应给他们一个孩子。

        王后如愿生下了一个小公主,恶魔就找没有人的时候伴在她身侧。有时他会摇摇小公主的摇篮,然后把他的手放在小公主的脸颊上轻轻地摩擦;有时他只站在一边,看着小公主的小脸蛋;有时他还会做几个鬼脸,小公主看到便会咯咯笑。

        “真是,小小的啊。”恶魔感叹道。

 

         时间过得飞快,恶魔有些害怕的发现,他的那些魔力正慢慢流失。在小公主十岁的时候,他甚至都无法一直维持自己黑乎乎的可怕形态了。但小公主不知道这些事情,她还是会用她软软的声音呼唤着恶魔:“黑影先生,黑影先生?”于是恶魔只好勉强维持着黑影的模样出现,来到小公主的床边,弯下腰问:“什么事呢,小公主。”

        “你说,我会遇到我命中注定的王子殿下吗?”小公主问。

        恶魔顿了顿,他的心脏砰砰跳起来,脸颊烫到了耳根,但他很快平复下来,用最轻柔的声音回答说:“你会的,你会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的。”

 

        恶魔说谎了。

        最为讲究诚信的恶魔说谎了。

        他在那一刻发现,只要他爱小公主多一分,他的能力便会流失一分,这样迟早有一天,在他完全爱上小公主的那一刻,他会死去,会消亡。恶魔原先不知道,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是唯一一个能够爱的恶魔——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可恶魔有多渴望自己能够拥有爱情,也多渴望能够给小公主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啊。

        他做不到了。

 

        最后,恶魔变成了普通人,已经无法停留在城堡内,他只好居住在城堡附近的街道上,每天都隔着一道城门朝着小公主房间的方向望去。

       在小公主十六岁生日当天,她第一次出城门游行,恶魔兴奋地出门去,挤在人群的最前面,目不转睛地望着乘着公主的马车。公主第一次出门,很高兴地拉开帘子探头出来。恰巧,与恶魔对视了。

 

        恶魔的心猛跳,脸颊火烧般烫到耳根,他完全爱上公主了——


        接着,恶魔便消失了。

 

 

 

 

 

 

 

End.

文/木子明

画手的魔法师

        画手画了一个设定为无所不能的魔法师的孩子,让魔法师为她施一个“画什么都能成真”的魔法。


        魔法成功了。

梦中人

        小姌的梦里一直有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不论那梦里小姌在做什么事情,那男人都会站在一边,用那张模糊不堪的脸说着模糊不堪的话。不知为何,男人的存在让小姌很安心。

        她很喜欢他。

        梦里,这个男人突然地说了一句清晰无比的话:“救救我,救救我!”后,他的嘴就仿佛在那句话后便被胶带封住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小姌惊醒,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她思考着这句话,魂不守舍地出门去了。

        街道上,她的余光扫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她没有在乎,只是从今往后,她再也没有看到过那梦中的男人。

列表是超级英雄

        小芙的列表里一直有那么一个人,他动不动就弧动不动就弧,常常没说几句话就打出一串:我要去拯救世界了,弧。久而久之,这句话已经被小芙当成了一个梗,每当她要弧人的时候,也会告诉对方“我要去拯救世界啦!”


        某天,小芙心血来潮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那个正在拯救世界中的列表,正在拯救世界中的他扛起了刚刚抓到的恐怖分子,径直飞到小芙的窗前。


        “你看,我真的是在拯救世界!”

【求约稿】

我现在变穷了,我想要有钱,我超级白菜的!看看我吧!!



价格:千字15~25这个样子,根据难易度定吧!


风格:偏向童话风?但是你喜欢别的风格我也可以试试看!


同人:我其实什么都写的,没什么雷点,但是不写d5魔道相关,也不写猎人爱情向,我混的圈很多,多在冷圈蹦跶,要是有我没看过的动画漫画作品我可以去补,游戏我可以看实况(杀天暂时不写我想要自己玩游戏)


oc:你把你崽崽的详细设定发给我就ojbk勒!


工期:1000~2000字的话两天,3000~5000字的话五天,5000以上至10000字的话两周以内!如果在你前面有人的话我会告诉你,把前面的人的文写完之后计时才开始哦!


梗:自带梗也可以,不过如果我这个梗写不出来我会告诉你的,让我自由发挥也ojbk的!


顶多只写到r15!



以下是文风示例



【一】



        平常艾丽斯并不会抵触自己的房间,她会喜欢趴在床铺上,手肘下垫着一个枕头,手掌拖着自己的下巴,两条腿交错着晃动,就着下午三点被玻璃窗滤过的阳光读起某一本童话故事;也会什么也不做,只躺在窗户边,闭上自己的眼睛,让上半身包裹着温暖,下半身浸泡在阴影处,如果这个时候埃利斯来敲两下门,她就会飞快睁开眼睛,伸出一只手抓住其中一缕光,然后蹦跳到埃利斯跟前,将那道阳光塞入埃利斯的手心;艾丽斯也喜欢把自己的下午茶放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她的小书桌就是一个摆设!),一边哼着埃利斯教的小曲儿,一边品尝饼干或蛋糕与红茶碰撞回旋后留于舌尖齿缝内的芬芳。



【二】



        不安突然涌现,它们爬上了我的脊梁骨,我的心脏被淹没,肺丧失了数秒它的功能。仅仅是一瞬间,在我还没有察觉到什么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比我的大脑先告诉我有什么已经出现了,我哥在这几秒内已经转过身要走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但我的双腿却软在了原地,恍惚间我看到我哥的身体消失了一瞬,我伸手想要抓住他却被迫压下手臂。


        我很清楚,在某一个瞬间,有什么改变了。


【三】


        哥。这个单词像裹着痰一样粘着在我的喉头,想咽下去却被它牢牢固着喉咙,想吐出来却没那个力气。他一只手从口袋里摸索出了一条偷来的烟,我用摸来的打火机擦出火给他点上,夜晚的小巷即刻被几个烟圈填满。今天没偷到几个子,他心情不好。

        “弟。”

        “嗯?”

        “说吧,你看上了哪个妞?”

        我早知该说出口,心意相通的人是瞒不住任何事情的。

        我看向了他的眼睛,他盯着角落里那只翻垃圾桶的猫。我分辨不出来那双眼睛里究竟糅杂了怎样的感情,所以我只看了一眼,就像被灼烧般地别过了头。

        “哥。”

        “说。”

        “你希望我谈恋爱吗?”

        他猛吸了一口烟,那条烟以极快的速度燃烧,他见那烟快烧着了他的手,便往地下一丢,我为他踩灭火星。那只猫翻完了垃圾,跑了,他的目光也转移了位置——看向了我的脸,而我就是那个做错了事儿的小孩,不敢看他的眼睛。

        心意相通的人是不需要回答的,我深知这一点。

        “好,我不谈了。”

        入冬的夜晚很暗很冷,我打了个哆嗦,那盏矗立在旁边的岌岌可危的老路灯也哆嗦了一下,暗去了。




【四】



        我想和她牵着手走过白桦路,走到夕阳将至,在漫天绯红之下接吻,尝遍她舌尖的甜蜜,然后舔舔她的嘴唇,最后四目相对,看她蔓延到耳根的粉红。

    也许我们还能做一些更加深入的事情,我想看她被吻花了的口红与潮红的脸,听她咬着嘴唇努力忍着却还是漏出些许的声音,我想触摸她雪白的背脊,在她的脖颈与胸脯落下痕迹,我想——


【五】【即兴发挥】


        我的手里攥着这断了线丢了骨的破风筝,就站在那河边,那片火烧云下,那暖色的夕阳里看着远处。大约是风迷了我的眼睛,我竟看见你在我眼前放着这早就破烂不堪的风筝,跑进了河里,被凌凌波光淹没去了——接着你的尸体便浮了上来,泡得肿烂。

        我揉了揉眼睛,噢,你真的在那儿。





关于套餐:


套餐一:你给我发七十七块,给我一对cp一个梗,两星期之内给你一篇字数随机的文(不会低于两千字)(相当于看欧气勒)


套餐二:你给我发二十块,给我一个梗我自由发挥,不包含任何同人,两星期之内给你一篇字数随机的文


不过套餐估计没人买!没了就这样!

《男朋友最近好奇怪哦》


陈小希她对象最近有些奇怪——或者说,是奇怪的不能再奇怪了。你问为什么?那个百分百纯种理科钢铁直男李小曦竟然破天荒地放下了他搞的那些七七八八的研究,开始学会牵起小希的手说起土味情话了!那一句又一句的:我问一个路,去你心里的路;你累不累啊,都在我心里跑一整天了;你好吵啊,我脑袋里都是你的声音!听得小希背脊发凉全身起鸡皮疙瘩。

好吧,小希承认她的确有那么点开心,毕竟这些年机器人行业日渐发达,小曦又恰好是顶尖人才,一天比一天忙那是一点都抽不开身,而他竟然愿意在这么忙的日子里放下手上的工作来陪她说情话(土味),她还是非常感动的。但小希不是那种无理取闹让对象放弃前途来陪自己的女孩,更不是受得起那么多情话(土味)的姑娘。她觉得自己应当和小曦好好儿的聊一聊。

“小曦啊,”想到做到,小希放下了拉着自己的小曦的手,把手指搭在一起抵住下巴,正色道,“别说情话了,你内木头脑袋能装几个情话?说吧,在QQ空间上看到的还是在微信上看到的,不然微博?还是百度?”

“我买了一本《恋爱大全之情话指南》。”小曦说。

“……呃,也是啦,那你那些研究呢?有这点时间不如去搞你的研究啊。”

小曦突然愣住了一下,他眼睛里的光在这个瞬间暗下去了,整个人都僵硬了一秒钟。小希觉得这个状态完全可以用“死机”来形容。

“最近不是很忙嘛,我想陪你啦。”不过“死机”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三四秒过后,小曦就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用他那字正腔圆毫无感情的吐字方式说出了腻歪的话。

这句话乍一听像是钢铁理工男对待爱情的小温柔,但放在李小曦身上却违和的不行,这小希可再清楚不过了——这钢筋做的脑袋的直男,就算机构给他放假,他都会利用那点时间来搞研究,一点陪她的时间都不舍得挤出来。小希有时都觉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他这么久的,六年哦!除了刚在一起时的那一年还有点谈恋爱的感觉,那之后的六年一年比一年过分,要不是小希很清楚小曦是爱她的,估计她早就闹分手了——好吧,也有一点工资高长得帅有名气的原因在里头。

所以可疑,很可疑。为了验证这一点,小希放了一句狠话:“那你今天陪我去松鼠公园被蚊子咬吧?”

李小曦点头答应。

松鼠公园是熊猫市里最大最有名的公园,这儿在两年前还是个破败的打太极拳的老爷爷跳广场舞的大妈都不想来的地方,自从被李小曦提议投资改造后,就成了当地的风景圣地,各种花草树木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专门建设的一个天文馆,里面放着全市最大最好的星象仪。

这里是小希和小曦初次碰见的地方,七年前的熊猫市还能看得清楚星星,而全市最破的这个公园恰好是看星星最漂亮的地方,小希发现了这个圣地后就常常跑到这里来玩。而小曦和小希的第一个对话便是——“这儿这么破,你为什么呆在这儿啊?“”这里蚊子最狂,我来这喂蚊子。”说是喂蚊子,其实潜台词全都是看星星,这早就成了这对小情侣之间的暗号,但自从两年前改建了松鼠公园后,小曦就再也没有陪她来这里了。

到也没差,反正现在在哪里都看不见星星,星象仪又有个屁用?不都是假的?

然后小曦就把小希带进了天文馆里头。

一段路的功夫,那黑漆漆的天就染上了整片的星,如同落日时大海上闪着的波光粼粼,也像是阳光被树叶切割后散落在地上——呃,好吧,小希没有见过真的银河和流星,这天花板上的繁星跟电影特效里的一模一样,但好看是的确的,至少在看见这漫天星的瞬间,她的心咯噔了一下。

小希转过头去想看看小曦,于是一个吻落在了她的唇上。小曦的嘴唇有点点凉,碰到小希的时候让她小小地缩了缩,他的手又抵住了小希的头,让她逃脱不了——反正小希也没想逃。这是他们两个自恋爱以来最深的一次吻,两个人的舌头交织,挑逗,缠绵,持续了三四十妙后分开,小希看见小曦的嘴唇上还带着点盈盈的唾液。

小希舔了舔嘴唇,说道:“……你是怎么做到吃完韭菜嘴里还没啥味儿的?”

小曦也舔了舔嘴唇:“我刷牙了,还嚼了益大口香糖。”

这差不多能确定小曦有鬼了,首先平时不管小希怎么说,小曦都不肯带她来松鼠公园,再者小曦根本不可能主动吻她,平时不都是她主动的?小希能猜到的最不可能也是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小曦失业了,痛不欲生来找小希唧唧我我寻求心理上的安慰。

真的,小希只能想到这个破解释了。

于是第二天,小希就悄悄跟在了小曦后头看他上班,但是一切正常,啥也没发生,小曦正正经经地进了机构,过了一个小时也没有被赶出来,小希只能空手而归。

其实如果真的是失业了到也没事,小希本是想抓住伤心的小曦,告诉他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但是小曦屁事没有,她也只能回家去。

到家后的小希坐在小曦的工作台边——这儿本来不让小希坐的,但反正小希从来都不会乱碰东西,小曦也就默认了,发现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小希这次坐立难安,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小曦这是怎么了,他的变化让她感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害怕,他变得都不像是他了。是啊,小曦变得冰凉凉的,他的情话和亲密的举动,就像是没有感情一样照做似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立难安中,小曦习惯性想抽一支笔出来排线乱画,她将手伸进旁边笔筒里头,捏住了一支笔。

啪。

这笔拿不动!或者是说,这笔根本就不像是笔,反倒像是一种开关,在她掰动这笔的一瞬间,她面前的电脑打开了。

赫然在目的是一个机器人的设计图,一个和李小曦长得一幕一样的机器人设计图,他边上还特地给起了个名字。

“李,小,曦,二,号。”小希一字一顿地吐出口。

真是个钢铁直男会起的名字,什么几把玩意啊。

还有一串李小曦和李小曦二号的聊天记录,我靠现在人工智能这么发达了吗?小希继续往下看去。

「我就剩下一个月了,哎,这几年苦了我女票,你要好好代替我去爱她啊,李小曦二号。」

【好的。】

「我不是很懂女孩子的心思,什么口红啦包包啦情话啦,我都不晓得,哦哦哦她还经常嫌弃我吻技不行,我都给你补到记忆库了!」

【好的。】

「松鼠公园的天文馆终于完善好了,她下次再找你要去,你就带她去吧!」

【好的。】

「那我走了,代替我好好爱她,一定哦,二号。拜托你了。」

【好的。】

小希没有再看下去,她关掉了电脑,把一切收拾的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然后她大哭了一场,又在李小曦二号回来之前擦干眼泪,把自己收拾好。

她没有戳穿这谎言,因为她知道这是李小曦留给她的,理工钢铁直男的,爱的表达。

而电脑桌下那一大摞一大摞的报纸中,有一角标题是《机器人被证明可以拥有感情?!》的报纸露了出来,不过这种只有沙雕营销号才会编造出夺人眼球的谎话,又有谁会相信呢?







文:木子明
爽文产物